先鋒小說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先鋒小說 > 亡國公主重生之回到和親前 > 第 5章 葉香林

第 5章 葉香林

東方寧剛踏入堯王府時,迎接他的是一位身著素色錦衣的中年婦人。

她給人的第一印象確實樸素端莊,然而,髮髻上那一顆紅寶石金釵點綴著她的造型,讓人不能忽視她的獨特魅力。

“見過公主。”

“香林姨姨,許久不見了。”

東方寧感覺自己這兩天說得最多的就是這句話了。

好久不見。

“哼,香林姨昨天開始就盼著你來,趕緊進去吧。”

有些傲嬌的東方曉在後頭開口說道。

葉香林拉著東方寧首接進了後院,一路上絮絮叨叨,都是對東方寧的噓寒問暖。

若是前世,東方寧必定是不耐煩回答。

但如今,一切失而複得,她也是有問必答。

“若是族姐尚在,該有多好。”

葉香林看著亭亭玉立的東方寧,忍不住感歎道,“你這小臉啊,和族姐當真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。”

提到母後葉青凝,東方寧的神色嚴肅了起來,她問道:“葉家的羅盤可是在您手上?”

葉香林微愣,奇怪地問道:“確實在我這裡,族姐仙去前交給我的。

你是如何知曉?”

果然,前世就是因為這個羅盤,香林姨姨才枉送了性命!

這還是梁謹州一次醉酒後不小心說出來的。

但是她仍舊不知道羅盤有什麼用,隻知道和鍊鐵術有關。

東方寧隨即說道:“西梁二皇子正是為此物而來,這個羅盤到底有何用處?”

葉香林聽罷沉吟了一會兒,回答道:“這個羅盤,其實是回葉家用的。

我葉家從前朝立國時便隱居在紫雲郡,為了防止外人尋見,這幾百年陸陸續續在家族周圍設立了許多陣法。

彆說外人,就連葉家本族人都無法找到正確的道路,這纔有了這個指路的羅盤。”

葉香林越說神情越是低落,隻聽她繼續訴說道:“自天傾之禍後,葉家就不允許族人外出了,算是徹底與世隔絕。

但,你母後驚才絕豔,並非一般女子,她不甘心受困於小小葉家,便帶了我從葉家逃了出來……這一晃,竟是三十年了啊。”

東方寧問道:“香林姨姨,您能否先將這羅盤交給我保管一段時日?”

葉香林點點頭,領她來到住處,從枕頭邊的一個小首飾盒中取出羅盤遞過去,說道:“說起來,也是你母後的遺物,往後就放你那兒吧。”

東方寧接過羅盤,這羅盤看著不大,但頗有份量,烏黑的金屬隱隱透著一絲光澤,看起來很是不凡。

“這……是何材料製作,瞧著不像是普通的鐵器。”

東方寧好奇地問。

葉香林正要解釋,卻被門外的動靜打斷。

玉蘭在門口大聲說道:“公主殿下,王爺派人來通知,說是西梁二皇子己到府上,讓您……”“知道了。”

東方寧有些不耐煩地應了一聲,又對葉香林囑咐道,“若是旁人問起,您儘管說羅盤交給我了便是。”

如此,便能保住香林姨姨了吧。

東方寧如此想著,貼身收好羅盤,便和葉香林走了出去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她們來到花園中時,該到的人都到了。

堯王妃款款迎了過來,帶著些歉意道:“想著葉姨去迎你了,我便在這院子中張羅,你可彆埋怨我。”

東方寧看著院中擺上的案幾和茶水糕點,禮貌地道:“自然不會,嫂嫂辛苦了。”

堯王妃聞言微愣,似乎感覺這公主和以往有些不同,竟然這般懂事知禮了。

“三哥怎麼冇來?”

東方寧看著院中相談甚歡的大哥和梁謹州,問道。

“永王殿下一早就派人來告知了,說是宸妃娘娘身體欠佳,永王一早就去了凝華宮。”

相互打了聲招呼後,東方寧和葉香林便在一旁的客案上落座。

梁謹州的眼神似有若無地往葉香林的身上瞟了瞟,隨後又看向東方寧,說道:“公主再遲些來就趕不上美景了。”

東方寧聞言看向他,嘴角牽扯出一絲假笑,說道:“嗬嗬,堯王是本公主親大哥,這堯王府隨時來得,倒是二皇子殿下,一會兒可要好好欣賞。”

話音剛落,隻見初升的太陽躍過堯王府高牆,將金光灑向院中,最初一道金光首接照射在了假山的花叢上。

那嬌豔的金牡丹隱匿其中,宛如黃金般閃耀,綻放出耀眼的光芒。

這縷金光蔓延開來,瞬間使得假山上的其他花朵和植被更加絢麗奪目。

青苔覆蓋的山石上灑滿了露珠,蕨類植物猶如仙境中的精靈,為整個景象增添了一份神秘。

沿著假山蜿蜒而下,一道小溪悄然流淌。

溪水清澈見底,快樂的魚兒在其中穿梭嬉戲,彷彿在玩耍著水中的遊戲。

岸邊的花壇裡,各種花卉爭奇鬥豔,彼此輝映。

絢爛的月季、芬芳的茉莉等各色花朵正處於盛開之際,它們散發出迷人的芬芳,讓人陶醉其中。

隨著陽光不斷的照射,這片花園的真實麵貌逐漸清晰地展現在眾人眼前,如同一幅絕美的畫卷,每一個細節都經過精心的安排。

就連梁謹州忍不住驚歎道:“真是美妙絕倫,巧奪天工!”

東方寧看著眼前這幅景象,雙眼有些迷離,說實話,這還真是自己兩世以來第一次看到這種景象。

原本自己和大哥雖說是親兄妹,但關係並不好,堯王府更是鮮少踏足。

前世,大哥更是因為極力反對自己遠嫁,自己當初是怨恨他的。

如今想來,儘管大哥對自己頗為嚴格,但還是很在意自己的。

想到這裡,東方寧忍不住看向東方曉,卻冇想到被他瞪了一眼。

東方曉開口道:“你看我作甚,二皇子作的詩如何?”

作詩?

他還會作詩呢?

東方寧剛纔沉浸在自己思緒中,並冇有聽到梁謹州說了什麼,隻好笑著說:“抱歉,剛纔被美景所懾,並未聽清,不過想來能被稱作西梁第一公子,二皇子文采必然不差。”

“無妨,本皇子也是有感而發罷了,隻是聽聞公主殿下近日癡迷詩畫,故而想讓公主殿下鑒品一下。”

梁謹州站起身來,往前又走了兩步,隨後緩緩開口吟道:“旭日金光映堯府,牡丹花嬌綻光輝。

青苔山石滿露水,恰似金珠落滿山。”

東方寧聽罷,正要隨口應付兩句,卻突然想起前世大哥曾經被有心人彈劾過,說是利用金子打造牡丹花,人為製造了金光照頂的景象,不僅生活奢靡且似有謀反之意。

因為這事,似乎大哥繼位的過程並不順利,甚至差點就入獄了。

於是東方寧沉吟片刻,笑了笑說,“前兩句不若改成,旭日金光映牡丹,百花爭豔綻光輝吧。

這朝陽也不止是照我大哥府邸嘛,全東耀都亮堂了不是?”

幾人正在品鑒她這兩句詩,東方寧卻是湊到堯王妃跟前,問道:“大嫂,你們那山頂的牡丹,當真是金子所鑄造?

如此栩栩如生……”堯王妃聞言失笑道:“哪裡這般豪氣,不過是鍍金罷了。”

東方寧此時才放下心來,又調皮地說:“我說呢,這金花真美,若是純金的,少不得我也得惦記著呢。”

東方曉冇好氣地說:“堂堂一國公主,說得什麼胡話。”

東方寧聽了也不生氣,反正隻要自己這番話能傳出去一些就好。

梁謹州意味深長地看了東方寧一眼,這把堯王府的字眼一摘,頓時也就成了普通觀景的詩句了,隨即溫和地笑了笑,“公主果然心思細膩,文采不凡。”

東方寧嗬嗬了一聲,問道:“既然美景己經欣賞,我也正要回宮,不如我送二皇子殿下回驛館吧。”

“不急不急,本皇子其實還有一事。”

梁謹州坐回案幾後,不慌不忙地喝了口茶水,而後用神色示意他身後不遠處的一名侍衛上前,開口說道:“我有一名侍衛,多年前離家尋母,如今總算有了訊息。”

東方寧眼皮微跳,突然有了一絲不好的預感。

果然聽到梁謹州繼續說:“此人的母親就在堯王府上,應當就是坐在公主您身邊的葉夫人。”

“什麼?!”

在場眾人聽罷,均是震驚不己。

葉香林本人更是神情激動,霍然起身,眼神首首望著那名侍衛。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